• 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金楼子·卷二·箴戒篇

    作者:萧绎 全集:金楼子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末喜,桀之妃,美于色,薄于德。乱孳无道,女子行丈夫志,身常带剑。桀尝置末喜于膝上。喜谓桀曰:“群臣尽憎妾之贵,乃以益慢于君。君威衰,令多不从,皆以妾为乱君,愿赐死。”桀于是大怒,行苛法,赐与嬖妾,侈益无度,府藏空虚。誉者昌,谏者亡,群下杜口,莫敢正言。造酒池可以运舟,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于酒池醉而溺死者无数。于是末喜笑之以为乐。

    夏桀作为台瑶室,象牙之席,白玉之床以处之。

    夏桀淫于妇人,求四方美女,积之后宫。俳优侏儒狎徒,能为奇玮戏者,聚之于傍,造烂漫之乐。

    夏桀尝凿霍山通于渊关。

    夏桀时两日并出,黑光遍天,摄提之星失其常所。伊洛水竭,天雨血,月流精。火神回禄,见于黔隧。

    昔夏后既衰,妖精并见,蜚鸿满野,夷羊在牧。

    殷帝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戮辱之。

    殷武乙无道,尝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射天。猎于河渭之间,暴震而死。

    殷帝纣囚西伯里,西伯乃献兽。黄金目,毛如织锦,玉女骇鸡犀,九江大贝,青狐元豹,黄熊白虎,因费仲献纣,纣喜之。

    殷帝纣淫虐,王子比干谏弗听,剖其心十二穴,破而观之。

    帝纣垂胡长尺四寸,手格猛兽。爱妲己色,重师涓声。狗马奇物,充刃后庭。使男女裸形相随,为长夜之饮。时人为之语曰:车行酒,骑行炙。百二十日为一夜。

    帝纣时,木林之地宵陷为池,池生淫鱼,取而食之,池一夜而竭,得淫鱼数百,大悦之。锡之宫人。宫人悉淫乱。

    帝纣时,天雨丹血布及石。大者如瓮,小者如箕。

    周厉王好利近荣公。大夫内良夫谏之,王怒问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喜曰:“能弭谤矣。”召公曰:“防人之口,甚于防川。川溃伤人,人亦如之。故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瞍教诲,耆艾修之。”王不听,于是莫敢出言。

    其先夏后氏衰,有二龙止于夏庭。曰:“余褒之二君也。”帝杀而埋其?。王代莫敢视。厉王发而观之,使妇人裸而讠之。?化为元龟。后宫未龀者遭之。既笄而孕褒贬矣。

    周幽王嬖爱褒姒,褒姒生子白服。废太子而立之,用褒姒为后。

    褒姒者,周宣王时歌云::“白服,实亡周国。”宣王下国内有白服者杀之。时褒姒初生,父母不养而弃。白服者闻婴儿啼,因取以奔褒。后褒人以姒赎罪,因名褒姒焉。

    西周君奔秦,蹶角受罪,遣献其邑。秦受其献,归其君于周。周赧王卒,降为西周武公。

    秦始皇闻鬼谷先生言,因遣徐福入海求玉蔬金菜,并一寸椹。

    秦二世即位,自幽深宫,以鹿为马,以蒲为脯。

    汉昌邑王贺。初,昭帝崩,无嗣。霍光徵贺典丧,到济阳求长鸣鸡卵五百枚。道买积竹杖,过宏农,使大奴宋善以衣车载女子行,居道上不素食,常私买鸡豚。汉有二玺,贺受之大行前,就次发玺不封。初至国都不哭,言嗌痛不能哭。后即位二十七日见废。

    汉昌邑王贺尝召皇太后御果下马,使官奴服之。

    汉昌邑王贺尝封奴二百余人,常与居禁闼,使中御府令高昌奉黄金千斤赐侍中,君卿取十妻。

    汉昌邑王尝梦青蝇之矢积西阶东可五六石,以屋板瓦覆,发视之,青蝇之矢也。以问龚遂,遂曰:“宜进先帝大臣子孙亲近以为左右,如不忍昌邑故人,信用谗谀,必有凶咎。愿诡祸为福,皆放逐之。臣当先逐矣。”

    汉昌邑王在藩时,有大鸟集于宫中。血污王坐席,其怪如此。

    汉昌邑王贺在藩尝见大白狗戴法冠,问左右,左右皆曰不见。后王即位二十七日见废。

    汉哀帝即位,宠任董贤。均田之制,从此堕壤。百姓讹言,持筹相惊,被发徒跣而走。汉氏衰矣。

    汉哀帝时,董贤母病。长安厨给祠具。道中过者皆饮酒,为贤治器成,奉御乃行,赐及苍头奴婢,人十万钱。

    汉桓帝常在南宫长秋和曜殿上作乐。

    汉桓帝时,黄龙千秋万岁殿皆被灾。

    汉灵帝本侯家宿贫,即位,常叹曰:“桓帝不能作家居,都无私钱。”乃卖官自关内侯、虎贲、羽林各有差。私令左右卖公卿钱,公钱千万,卿钱五百万。

    汉灵尝藏寄小黄门常侍钱,累数千万。

    汉灵帝尝铸铜人四,列于苍龙元武阙外。

    汉灵帝时,铸四钟,皆受二千斛,悬于玉堂及云台殿前。

    汉灵帝起圭灵昆苑,以珉玉为壁,以博山柏节为床。

    汉灵帝尝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绶。

    汉灵帝时作列肆于后宫,使采女贩卖,更相盗窃,斗争之声闻于人间。帝著商贾服,饮宴于其间。

    汉灵帝时养驴数百,帝自骑之,驱驰遍京师。有时驾四驴入市里。

    汉灵帝时,黄巾贼起。帝自称无上将军,耀兵平乐馆。上设九叶盖,盖皆安九子真金铃,珠玉之饰称是也。

    汉灵帝时,乐城门灾,延及北阙。度道烧嘉德和曜殿,广阳门外屋自壤,收天下田亩十钱以治室。

    魏明帝于列殿北立八坊,诸才人以次第处其中。贵人夫人以上,转南附焉。其名拟百官之数,帝常游宴在内。

    魏明帝时徙长安锺虡骆驼铜人承露盘。盘折,铜人重不可致,留于霸城。大发铜铸人二,号曰翁仲,列坐司马门外。

    魏明帝时铸黄龙凤凰各一,龙高四丈,凤高三丈,余置内殿前。

    魏明帝时引谷水过九龙前,为玉井绮阑,蟾蜍含受,神龙吐流。岁首建巨兽,鱼龙曼延,弄马倒骑,如汉西京之制。

    魏明帝起土山于芳林西北陬,使公卿皆负土,捕禽兽置其中。群臣穿方举土,面目垢黑,沾体涂足,衣冠了鸟,以崇无益,其所以不能兴国也。

    魏明帝作延休殿、永宁殿、昌宴殿。

    魏齐王芳,不亲万机,耽淫内宠,日延倡优。迎六宫家人留止内房,尝于芙蓉殿前裸袒相逐,又于凌云台曲施帷,见九亲妇女,芳临宣曲观,呼小优郭怀袁信,使入帷共饮酒。清商令令狐景曰:“先帝持门户急,今陛下日将后妃游戏无度,乃至共观优倡裸袒为乱,恐不可令皇太后闻。臣不爱死,为陛下计耳。”芳曰:“我作天子,不得自在耶?向使先帝使外人淫内侍,子孙岂不众多?太后何与我事!“使人缚景烧铁灼之,举体皆烂。

    魏齐王芳日延倡优,及司马昭初入朝,司马师将有问鼎之志。芳与左右小臣谋,因昭辞杀之,勒其众以退。昭既入,芳方食栗,优人唱曰青头鸡,青头鸡者,鸭也。芳惧不敢发。

    晋惠帝衷为太子时,武帝宴群臣于式乾殿,欢甚。卫被酒,拊帝座云。此座可惜。帝悟,乃佯言曰:“公醉耶?”后朝臣多言衷不可立。及即位,后为赵王偷所篡。

    晋惠帝昏酒过常,每见大官上食有蚶,帝惨然作色曰:“自令勿复制此,縻费人力。”

    宋景和子业,孝建之太子也。即皇帝位,兴改制度,或取之前史。谢庄为诔宣妃文曰:“赞轨尧门,方之汉钩弋也。”帝下庄于狱,乃发贵妃墓,纵粪于孝建冢曰:“查妇奴何意生我?”孝建多昏纵,故有查奴之目。太后临卒,遣人召帝,帝曰:“病人间多鬼,不可往。”太后怒曰:“引刀破我腹,那得生如此儿!”其不孝皆此类也。

    宋苍梧王昱,尝置射雉场二百处,翳中帷帐,皆绿红锦为之。金银镂弩牙,玳瑁帖箭。

    宋苍梧王,钤凿锥锯之徒不离左右。尝以槌槌人阴破,左右见之有敛眉者,大怒,令此人袒膊正立,以矛夹刂刺膊洞过。

    宋苍梧王昱尝于七月七日乘露车往新安寺,从昙庆道人饮酒。

    宋苍梧王昱尝饮酒醉于仁寿殿东阿毡幄中,时杨玉夫见昱醉无所知,乃与杨万年同入毡幄中,以千牛刀斩之。

    齐武帝尝与王公大臣共集石头烽火楼,令长沙王晃歌子夜之曲,曲终,辄以犀如意打床,折为数段。尔日遂碎如意数枚。

    齐武帝内殿则张帷杂色锦复帐,帐之四角为金凤凰衔九子铃,形如二三石瓮,垂流苏珥羽,其长拂地,施屏风,白紫貂皮褥,杂宝枕,金衣机,名香之气充满其中。外宴既毕,则环而卧。

    齐武帝时宫内深密,不闻端门鼓漏声,乃置钟于景阳楼上。宫人闻钟,则起装饰也。

    齐武帝有宠姬何美人,死,帝深凄怆。后因射雉登岩石以望其坟,乃命布席奏伎,呼工歌陈尚歌之,为吴声鄙曲,帝掩叹久之。赐钱三万,绢二十匹。

    齐武帝数幸琅邪城,宫人常从之早发,至湖北埭,鸡始鸣。

    齐武帝尝于内殿环卧,合歌姬舞女,奏乐于帷幔之前,为欢曲则拊几称佳,起哀声则引巾拭泪。

    齐武帝时隐灵寺雕饰炫丽,四月八日皆往,往以宦阍防门,有礼拜者,男女不得同日至也。僧尼并皆妍少,俗心不尽,或以箱簏贮奸人而进之。后为觇伺所得,并皆诛死。

    齐武帝时内人出家,为异衣,住禅灵寺者,犹爱带之如初。

    齐郁林王初废明帝,其文则内博士韩兰英所作也。兰英号韩公,总知内事,善于文章,始入为后宫司仪。

    齐郁林王,武帝嫡孙,嗣位之日,与妃何氏书,题作一喜字,又作三十许细喜字绕四边。

    齐郁林王昭业既嗣位,武帝有甘草杖,宫人寸断用之。

    齐郁林王尝取武帝衣箱开之,有金射雉玻黎贯纳等,悉赐左右。

    齐郁林王既嗣位,恒在内与宦者及宫人戏,以玉为堕,公以金掷之。

    齐郁林王既嗣位,尝夜中与宦者共刺鼠,至晓皆用金银钗,以金花兽红纶为襦。

    齐郁林王既嗣位,常列胡伎二部,夹阁迎奏,极意赏赐,动百数十万。

    齐郁林王既嗣位,赏赐无度,武帝库储垂尽。尝开主衣库,与皇后宠姬观之,又给阉人竖子各十数人,随其所欲,恣意辇取。取诸宝器,以相剖击破碎之,以为笑乐。

    齐郁林王时,有颜氏女,夫嗜酒,父母夺之入宫为列职。帝以春夜命后宫司仪韩兰英为颜氏赋诗曰:“丝竹犹在御,愁人独向隅。弃置将已矣,谁怜微薄躯。”帝乃还之。

    东昏侯宝卷,黑色,身才长五尺,猛眉出口。

    齐东昏侯时,后宫遭火之后,更起仙华神仙王寿殿,刻画雕彩,青金铅带,锦幔珠帘,穷极巧丽。

    齐东昏侯以青油为堂,名琉璃殿,穿针楼在其南,最可观望:上施织成帐,悬千条玉佩,声昼夜不绝,地以锦石为之,殿北开千门万户,又有千和香,香气芬馥,闻之使人动诸邪态,兼令人睡眠。

    齐东昏侯初于宫中取空辇行之,绕台如天子仪服,自捉玉手版,金梁路带。

    齐东昏侯于芳乐苑诸楼观壁上画男女淫亵之状,又于苑中立市,太官则每旦进酒肉,杂使宫人屠沽。

    齐东昏侯宝卷潘氏服御极选珍宝,琥珀钏一只直七千万。

    齐东昏侯尝为潘妃御车,制杂色锦伎衣,缀以金花玉镜。

    齐东昏侯潘妃尝著衤尔裆。

    关键词:金楼子

    《金楼子·卷二·箴戒篇》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金楼子·卷二·箴戒篇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3 www.wmhg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波多野吉衣无码欧美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