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李煜的愛情 夢里不知身是客

    作者:佚名 古詩詞鑒賞大全 來源:網絡

    古來今往,多少曾經叱咤風云的皇帝如今只留下孤冢一堆,荒草數野,連白骨都煙消云散了。而當我們今天重新翻開后主詞的那一剎那,那個曾經在歷史的長河中湮沒的他又生動鮮活起來,帶著他的飄逸和真純,洶涌著流淌入我們的心里,仿佛看得到那一縷通透的魂魄。今天就來八卦下李煜愛情:小周后在李煜被毒殺后,完全可以依附于有權有勢的趙光義,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和歷史的蕭皇后一樣。(她自13歲做了晉王妃后,便開始不斷地被迫更換身份,歷經隋煬帝的皇后、宇文化及的淑妃、竇建德的寵妾、兩代突厥番王的王妃,最后又成了唐太宗李世民后宮中的昭容,其中的經歷可謂無人能及)。但是小周后選擇了自殺殉情,來證明她對李煜的情愛。李煜在政治上是失敗的,唯一收獲了愛情和他的詩意人生,讓他的人生有了夢幻的安慰。

    南唐,建國于937年,亡于976年,歷前主李、中主李、后主李煜三世,享國共39年。南唐轄土不過江淮,最盛時也僅有35州,大約地跨今江西全省及安徽、江蘇、福建和湖北等省的一部分。這樣一個標標準準的小國,就如歷史長河中的一個浪花而已,太過平凡而普通,本來人們應該很容易就把它遺忘掉了。但因為和一個人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南唐從此不朽。這個人就是李煜,一個謎一樣的皇帝。

    李煜出生于農歷七月初七,這一天恰是中國傳統的“七夕節”,一個頗富傳奇色彩的東方式“情人節”。巧的是,李煜在人間度過42個春夏秋冬之后,又在同一天與世長辭。李煜留下了太多的奇跡,他聰穎過人,博通眾藝,書法自創金錯刀、攝襟書和撥鐙書三體。山水、墨竹、翎毛,皆清爽不俗,尤工墨竹,人謂“鐵鉤鎖”。通曉音律,既自度《念家山曲破》、《振金鈴曲破》等曲,又曾與昭惠周后審訂《霓裳羽衣曲》殘譜。兼富于藏書,精于鑒賞。詩文俱佳,詞則尤負盛名。凡是中國人,凡是識點字的,對李煜寫的詞多多少少都會知道一些:“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道多少”等。

    這是一個紛亂時代的結束,是所有更替著的登場的無數英雄的一曲挽歌,也是一個新的王朝日趨成熟并堅實起來的印跡。對此,秀逸絕倫、清芷幽怨的李后主只能將自己蜷縮于翠軒之中,惘然對月長嘆。

    他與大周后的愛情至深至純,至今傳為美談。李煜雖然在政治上萎糜,意志消沉,唯有在愛情上才能體會得到人生的甜蜜和幸福。周后擅詩書,工音律,確是李煜在精神上的知音良伴,二人曾合作重譜了唐明皇的《霓裳羽衣曲》,這首傳說中尊為天籟之音的名曲,至此已成絕響。李煜對此寫詩云:“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絲策吹斷水云間,重按霓裳歌遍徹。”憶當時,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大周后夭亡,李煜雖有小周后為續,李煜是在逃避,把自己在政治上的無奈逃避在小會幽歡的愛情之中,然而,這種逃避依然是徒然的,該來的,還是會來,該走的,還是會走。

    于是,該來的,還是來了。亡國了。

    他已經竭力在維持著這個國家的生命,可是趙匡胤已經等待太久了,他已經不能等。樊若水,這個在南唐為求取功名而屢屢受挫的書生,終于將南唐的地形圖奉獻給了趙匡胤,也將自己的國家親手送與了敵國,南唐加快了它覆滅的命運。

    小周后依舊是李煜的影子,落難時,執手相望,彼此都很溫暖。她陪著淺唱低吟的丈夫,一路顛簸,趕到了陌生的汴梁城。當年,她提著“金縷鞋”幽會情郎的時候,她趁一輪明月,點燃“帳里香”的時候,她懷抱琵琶,哼唱后主新詞的時候……幾曾想過背井離鄉、階下為囚呢?女人往往比男性更柔韌,能享千種福,也能受萬般罪。 趙匡胤并未殺掉李煜,雖然封賞了一個“違命侯”的虛銜,卻剝奪了他的人身自由,將其長期囚禁起來,并時時在公開場合百般折辱他的人格和尊嚴。太祖死后,其弟趙光義即位,垂涎于小周后的美色,常將她召入宮中為樂。對此,李煜欲哭無淚,面對小周后的悲憤填膺,泣不成聲,他也只能飲淚吞聲,黯然斷腸。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對此如何不淚垂?雕欄玉砌依舊在,只是顏色不似去年時。面對國家的覆亡,他悲痛欲絕,愧對先祖,然而他卻不粉飾自己的悲痛,這是他的真性情所至,可嘆可哀。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不復舊日顏色的,何止是雕欄玉砌?還有人情、世故、人心、人面,萬事皆流水,浮生若夢,也正是這首詞迎來了那催命的斷腸酒。

    依舊純真的李煜自然沒有想到他這首懷思故國的小詞會惹來趙光義的猜忌,冷月殘星,零落的梧桐樹下,李煜徘徊低吟,緬懷著故園江南,潸然淚下。待飲罷那杯瓊漿之后,他的癡迷、他的沉醉、他的風雅、他的靈秀,隨著那混合著血淚的液體凄然湮滅。

    公元978年(太平興國三年),李煜最后因寫《虞美人》而被宋太宗用牽機毒殺。牽機藥一說是中藥馬錢子,服后破壞中樞神經系統,全身抽搐,頭腳縮在一起,狀極痛苦。李煜眼淚汪汪,死在了驚恐萬狀的小周后懷里,離開了這個愛恨情仇的世界。

    李煜死后,江南人聞之,“皆巷哭為齋”。在送葬隊伍里,小周后披麻戴孝,淚流滿面。那個最愛她的人,已經走了。對李煜來說,死,是一種解脫,從此逃離苦海,結束屈辱。只是未亡人還得延續塵世間的種種孽緣。小周后,像一縷憔悴、美麗的孤魂,漫無目的地游蕩在汴梁街頭。燈紅酒綠,輕歌曼舞,一切快活都是別人的,她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煙雨江南,意中情人,都曾給過她短暫的幸福,然而大夢一醒,她竟是悲涼的看客、屈辱的過客。

    沒有確切記載小周后和趙光義究竟后事如何,只知道,李煜遇害那一年,小周后也追隨其后,香銷玉殞了。屈指算來,她剛剛28歲,還正年輕呢。

    (北宋初,趙家欺侮別人,等到徽、欽二帝時又被別人欺侮。后有人寫“靖康之難”的書,堪稱“痛史”,看得令人落淚,只是忘了先前的李煜和小周后。)

    ?李煜 詞

    《搗練子》

    深院靜,小庭空,斷續寒砧斷續風

    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櫳

    《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

    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

    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

    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

    花月正春風

    多少淚,斷臉復橫頤

    心事莫將和淚說

    鳳笙休向淚時吹,腸斷更無疑

    《烏夜啼》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常東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浪淘沙令》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里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憑闌!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關鍵詞:古詩詞,李煜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李煜的愛情 夢里不知身是客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wmhg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波多野吉衣无码欧美在线观看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