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雜劇·玉清庵錯送鴛鴦被

    元代 / 未知作者
    古詩原文
    [挑錯/完善]

    楔子

    (沖末扮李府尹引從人上,詩云)白發刁騷兩鬢侵,老來灰盡少年心。等閑分食天家祿,但得身安抵萬金。老夫姓李,雙名彥實,官居府尹之職。夫人劉氏,早年亡逝已過,所生一女,小字玉英,年長一十八歲,未曾許聘他人。如今被左司家朦朧劾奏,官里聽信讒言,差金牌校尉拿我赴京問罪。嗨!朝廷上多少濫官污吏,一生享用榮華不盡。只有老夫忠勤廉正,替朝廷干事的,反倒受人彈論。公道安在!我想此一去,莫說途路遙遠,便是到得京師,也還有許多費用。爭奈囊底蕭條,盤纏缺少,無計所出"已曾著人至玉清庵請劉道姑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丑扮道姑上,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貧道乃玉清庵劉道姑是也,正在道堂中看經。有李府尹相公著人相請,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稍鐏淼揭?。不必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老相公呼喚貧姑,有何事干?(李府尹云)劉道姑,你來了也。我如今有罪赴京聽勘,爭奈缺少盤纏。一徑請你來,不問那里,替我借十個銀子與我做盤纏。老夫在家等侯,你小心在意,疾去早來。(道姑云)有、有、有。劉員外家廣放私債,莫說十個,二十個也有。我就去。(李府尹詩云)可憐我囊橐凄清,專望你假貸登程。(道姑詩云)劉員外金銀廣有,只要扣日子還得至誠。(同下)(凈扮劉員外上,萬)小生姓劉,雙名彥明,家中頗有錢財,人皆員外稱之。今日開開這解典庫,看有甚么人來。(道姑上,云)此間正是劉員外門首,我自過去。員外稽首。(劉員外云)姑姑,你來我家有何事?(道姑云)我無事也不來。有本處李府尹相公要赴京去,缺少盤纏,問員外借十個銀子,回來本利一并交還。(劉員外云)他家下有誰?(道姑云)他家別無親人,止有一個小姐。(劉員外云)既是這等,我借與他十個銀子。著他立一紙文書,你就做保人,著他那小姐也畫個字,久后好還我債。我與你銀子拿去。(道姑云)我知道??鞂y子來,我回李府尹相公的話去。(下)(劉員外云)我十個銀子都交付與道姑去了。我無甚事,城里城外索錢去來。(下)(李府尹上,云)我著劉道姑借錢去,這早晚怎生不見回話?好焦死人也!(道姑上,云)我將著這銀子回老相公的話去。(見科,云)老相公,我問劉員外借了十個銀子,著你立一紙文書,著小姐也畫一個宇,我就做保人,(李府尹云)這等,繡房中請出小姐來。(道姑云)梅香,后堂請出小姐來。(梅香云)姐姐有請。(正旦扮玉英上,云)妾身是李府尹的女孩,小字玉英,年長一十八歲,未曾許聘他人。今有父親在前堂上呼喚,不知甚事,須索見來。(見科,云)父親,呼喚您孩兒,有

    何分付?(李府尹云)喚你來別無甚事。我今被左司家劾奏,著我赴京聽勘。爭奈缺少盤纏,央劉道姑問劉員外借了十個銀子,他要立一紙文書,就是道姑做保人,著你也畫一個字,久以后好要你還錢。(正旦云)父親,我是個女孩兒家,羞答答的,那里會畫字來?(李府尹云)孩兒,你依著我畫一個字者。(道姑云)將筆來。小姐你畫一個字。(做畫字,李府尹看科,云)道姑,文書上字都畫了,你將的去。(道姑云)有了文書,我拿去也。(下)(正旦云)父親,你是必早些兒回來。(李府尹云)孩兒,你休煩惱,我豈不要早些回來?但今日之事,我的生死尚且不保。皆因我素性忠直無私,朝中無一人肯向我的。只除公道明白,或者有個生還日子,不然便當死于長安,終為怨鬼。(嘆科,云)孩兒,你今年一十八歲,也不小了。終身之計,你自家做個主意,我也顧你不得。(旦云)父親說那里話?(悲科)(唱)

    【仙呂】【端正好】渭城歌,陽關恨,別離罷路踐紅塵??蓱z見女孩兒獨自個無人問。父親也,你是必頻頻的稍帶一紙平安信。(下)

    (李府尹云)孩兒回后房中去了也。左右將馬來,則今日赴京走一遭去。(詩云)別淚不勝彈,悲歌行路難。浮云能蔽日,何處是長安?(下)

    第一折

    (劉員外上,云)自家劉員外的便是。自從李府尹借了我十個銀子,可早一年光景也,本利都無。聞知他有個小姐,生的十分標致,大有顏色。料他父親也無錢還我,我一心要娶他做渾家可不好?我著人請劉道姑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道姑上,云)自家劉道姑的便是。劉員外使人來請,須索走一遭去。(見科,云)員外喚我,有甚么事?(劉員外云)請你來別無他事。自從李府尹借了我十個銀子,今經一年光景,不見回來,算本利該二十個銀子還我,你與我討去。(道姑云)員外再等幾時,待老相公回來,還你這銀子。(劉員外云)道姑,你說話只當放(道姑云)放甚么?(劉員外云)放屁!假若相公一年不來,我等一年,十年不來,我等十年?你好不曉事!我不瞞你說,你如今問他那小姐討那銀子去。有便還我,若無呵,這里也無人,我雖然叫做員外,這等年紀,我沒渾家。他若肯與我做個渾家,一本一利,都不要他還。你若圓成了我呵,重重的相謝你,你可作成我一作成。(道姑云)員外甚么道理!他少你錢則少你錢,他是官宦人家小姐,怎生與你為妻那?(劉員外云)好姑姑,我央及你替我圓成。我唱喏。(道姑云)你唱喏,我跪。(劉員外云)你跪,我磕頭。你作成我罷。(道姑云)員外,你討錢只討錢,這樁事我不敢許你。(劉員外云)我央及你不肯。當時借銀子時,是你來借,是你保人,我如今拖到官中去。那個出家人做保人?上起刑法來,我兒也,直把你打掉那下半截來。(道姑云)那個要媳婦的這等放刁?(劉員外云)姑姑,你若作成我這樁親事,重重相謝。你好歹早些兒來回話。(下)(道姑云)你道波,我是個出家人,沒來由管這等事做甚么?我待不依他,他既然說出來,敢是做出來。我將著這羞臉兒揣在懷里,直到李府尹宅中,問這樁事走一遭去。(詩云)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我道姑若不依員外,恐防日后記冤仇。(下)(正旦引梅香上,云)妾身李府尹的女孩兒。自從父親赴京之后,可早一載有余,音信皆無。妾身每日在繡房中做些女工生活,好是煩惱人也。(梅香云)小姐,老相公去了自有回來之日,且皆煩惱。(正旦唱)

    【仙呂】【點絳唇】自從俺父親往京師,妾身獨自憂愁死。掌把著許大家私,無一個人扶侍。

    【混江龍】耽閣了二十一二,好前程不見俺稱心時。每日家鬢鬟羞整,粉黛慵施。熬永夜閑描那花樣子,捱長日頻拈我這繡針兒。每日家重念想,再尋思,情脈脈,意孜孜,幾時得效琴瑟,配雄雌,成比翼,接連枝?但得個俊男兒,恁時節才遂了我平生志。免的俺夫妻每感恨,覷的他天地無私。

    (道姑上,云)說話中間,可早來到李相公家了也。梅香報復去,道有劉道姑在于門首。(梅香報科,云)小姐,有劉道姑在于門首。(正旦云)道有請。(梅香云)請進去。(見科)(道姑云)小姐稽首。(正旦唱)

    【油葫蘆】甚風兒吹你個姑姑來到此?(道姑云)貧姑一徑的來望小姐。(正旦云)姑姑請坐。(唱)慌忙將禮數施。(道姑云)小姐,老相公去后,你每日做甚么功課?(正旦云)我繡著一床錦被哩。(唱)自從我繡鴛鴦,幾曾離了繡床時?我著這金線兒妝出鴛鴦字,我著這綠絨兒分作鴛鴦翅。你看那枝纏著花,花纏著枝。(道姑云)小姐,這是甚么主意?(正旦唱)直等的俺成就了百歲姻緣事,恁時節才添上兩個眼睛兒。(道姑云)小姐費得功夫多了。(正旦唱)

    【天下樂】則這鴛鴦被是我夫妻也那信有之,(道姑云)小姐,你揀個好財主每好秀才每,或招或嫁,可不好那?(正旦云)姑姑,你說他怎的!(唱)嗟也波咨,可也甚意兒。則為我父親家,因此上不曾理婚姻事。說的人睡臥又不寧,害的人涕噴又不止,你著我不明白憔悴死。

    (道姑云)小姐,我想你這年紀小小的,趁如今與人家尋一個穿衣吃飯的才是。(正旦做欲說又止科)(道姑云)小姐,這里又無個人,我和你自家閑講,怕甚的來。(正旦云)我怕不有這個心事,爭奈無人肯成就俺。想起這世間男子無妻是家無主,婦人無夫是身無主也。(道姑云)小姐,可知道你這些時憔悴了也。(正旦唱)

    【后庭花】則我這瘦形骸削了四肢,小腰身爭了半指。寬掩過羅裙摺,全松了我這樓帶兒。(帶云)我父親呵,(唱)他一去幾多時,杳沒個音書來至。撇得我冷清清淚似絲,悶懨懨過日子。學刺繡一首詩,索對那兩句詞??照归_花樣紙,摺成個簡帖兒,又不是請親鄰會酒卮,只把小梅香胡亂使。

    (梅香云)俺姐姐這些時,每日憂愁,睡臥不安,弄得越清減了。依著梅香,尋一個風風流流俊俊俏俏的姐夫拖帶梅香,可不好也。(道姑云)說得有理,說得有理!小姐你自要做主意,休得誤了青春。(正旦唱)

    【柳葉兒】你著我和誰傳示?只落得清減了臉上胭脂。這姻緣知道落在何人氏?我李玉英是閨中女,你姑姑是個出家兒,可不空費你這一片神思。(道姑云)小姐,您恰才不說來?婦人無夫是身無主。雖然老相公不在家,難道十年不回,守他十年?二十年不回,守他二十年,可不等老了人?(正旦唱)

    【青哥兒】非是我推三、推三阻四,這事情應難、應難造次,雖然道男女婚姻貴及時。我須是嬌滴滴美玉無疵,又不比敗草殘枝,怎好的害殺相思?只待要尋個人兒,便窬墻鉆穴也無辭,這等胡行事!(道姑云)小姐,這也不妨事。只要尋的個人兒停當。(正旦云)人兒那里?(道姑云)這個人就是當初老相公借銀子的劉員外。他是名門舊族,現有百萬家財,何等不好?(正旦唱)

    【寄生草】你道他是名門子,又道他富不貲。(道姑云)你老相公借他十個銀子,如今該本利二十個,須要還他哩。(正旦云)待我父親回來還他,干我甚事?(唱)他有錢財只做得錢財使,(道姑云)他道老相公借銀子的文書,你也畫得有字來。(正旦唱)論婚姻須不曾畫個婚姻字,(道姑云)當日借銀子原寫著我是保人,他要拖我到官中告去。我是出家人,怎么好做借銀子的保人?可不連累我,倒替你吃官司!(正旦唱)便吃官司我也拼得替你官司死??傪埶~山百座鄧通家,怎動的我琴心一曲臨邛氏。

    (道姑云)小姐。若真個打起官司來,出乖露丑,一發不好,(正旦嘆科,云)只是我家不合借他銀子,怎么累的你。那劉員外今年多大年紀了?(道姑云),員外今年二十三歲,有多少人家與他說親,只是沒個十分中意的,因此上還不曾有娘子。(正旦云)人物如何?(道姑云)天生的一表非俗,匹配得你過。(正旦云)這等我可則依著姑姑便了。(道姑云)既是小姐肯從,今晚夜間你到我庵中,我請將劉員外來,成了這樁親事。休道十個銀子,便是一百個銀子,也不說起了。(正旦云)姑姑,你將我這鴛鴦被兒去。被兒到處,便是我一世的前程。你先去,我自到你庵中來也。(做付繡被科)(道姑云)小姐,你早些兒來,休要失信。(梅香云)我梅香今夜跟小姐去,和劉員外成其夫婦,連梅香也得個出頭日子。(正旦云)梅香,這等事怎么帶的你去?(唱)

    【賺煞】則你那修道的玉清庵,索強如題筆的金山寺。羅幃里新婚燕爾,舒展開鴛鴦錦被兒,可著我羞答答說甚言詞。這些時素質冰姿,也是我不合先接了東君第一枝。道與那多情的秀士,偷傳心事,到天明是必休撇了這個女孩兒。(同梅香下)

    (道姑云)我則道小姐不肯,不想當真許了這親事。我將這床被兒到劉員外家報個喜信,走一遭去來。(下)

    (劉員外上,云)我著劉道姑將著那文書,李府尹家小姐處說親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道姑上見科,云)員外,且喜且喜。小姐說今夜晚間約定在玉清庵中與你赴期,教我先將的鴛鴦被來了也。(劉員外云)果然是真,多謝了姑姑。今夜晚間若成就了這親事,我重重的相謝你咱。(詩云)險把心機都使碎,今宵博得鴛鴦被。(道姑笑科,詩云)正是無緣對面不相逢,有緣千里能相會。(同下)

    第二折

    (道姑引小姑上,云)我約定劉員外今夜晚間來我庵中,與小姐完成這事。不想有施主家請我做齋,待不去呵,恐怕誤了道糧。徒弟,我分付你,那鴛鴦被兒是李府尹家小姐的,今日晚間來和劉員外在此赴期。則怕小姐先來,若敲門時,便放他進來。我往施主家點照去也。(下)(丑扮小姑云)師父去了也。天色已晚,不知李家小姐幾時過來,我且關上這門者。正是閉門不管窗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下)(劉員外上,云)事不關心,關心者亂。天色晚了也。李小姐約定玉清庵里赴期,須索走一遭去。(雜扮巡更座上,云)自家是巡夜的。這早晚更深夜靜,見一個人走將去,那廝必定是賊!拿到巡鋪里吊起來,天明送到官司中去請賞。(做拿科)(劉員外云)怎生是了?天也!你看我那命波!(下)(外扮張瑞卿上,詩云)嵩岳近天都,連山入斷蕪。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小生姓張名瑞卿,祖居姑蘇人氏。今上京取應,到此洛陽。天色已晚,尋個宵宿處。說道前面有一庵是玉清庵,可去覓一宵宿,來日早行,有何不可?我喚門咱。門里有人么?(小姑上,云)我開開這門,劉員外你來了也?(張瑞卿云)好是奇怪。這庵中必定有私情的事,則除是這般。我來了,姑姑休要點燈。(小姑云)我且不點燈,等小姐來時,我自有個道理。這早晚敢待來也。(同下)(正旦上,云)妾身李玉英。今夜約定劉員外在玉清庵赴期。我是個女孩兒,羞答答的怎生去那?(唱)

    【正宮】【端正好】不由我意張狂,心驚乍,誰曾向街蒼行踏。你深也緊避在房檐下,方信道色膽有天來大。

    【滾繡球】兀的甚勢沙,甚禮法,索甚么問天來買卦。莫不我與那劉員外合做渾家?他為咱,我為他,好著我放心不下。辦著個志誠心,著俺這夫婦每歡洽??墒窃跎诙炊醋烂嫔辖^了燈火,云黯黯碧天邊閉了月華,倒省的人多少喧嘩。

    (云)可早來到庵門首也。我是喚咱,姑姑開門。(小姑云)小姐來了也,我開開這門,小姐,你也早些兒來波,著我遙遙的等著你。早則不是臘月,凍下我腳來。(正旦云)小姑姑,員外在那里?(小姑云)在房里等著你哩。我與你將鴛鴦被兒都鋪停當了,則等你來。成就親呵,你休忘了我者。(正旦云)定不敢忘。(小姑云)我今日成就了你兩個,久后你也與我尋一個好老公。(正旦唱)

    【脫布衫】不索你階直下絮絮答答,門兒外唱叫呀呀。我問你羅幃里書生有么?哎,你草庵中道童休唬。

    (小姑云)員外在此等了好一會也,我又不哄你,你也行動些波,(正旦唱)

    【小梁州】就把姑姑央及煞,可憐我這沒照覷的嬌娃。早唬的來手兒腳兒軟刺答,怎抬踏,好著我便心似熱油炸。

    (小姑云)小姐,你休慌,我們都是知心知腹一路的人。(正旦唱)

    【幺篇】我和他乍相逢難說知心話,只索羞答答手抵著門牙。(小姑云)你行動上些,員外在些等哩。(正旦唱)你將我省可里推,我可也其實怕,就著這鐘聲才罷,卻道無事早還家。

    (小姑云)我先報復去。員外,小姐來了也,你接待去咱。(張瑞卿云)真個是小姐來了也!早知小姐來了,只合遠接,接待不著,勿令見罪。小姐請坐。(做背科,云)既然小姐來了,則除是這般。(回云)難得小姐真心也!(正旦云)你久后則休負了心者。(張瑞卿云)若是小生負了心呵,小姑頭上生來碗大疔瘡,干我甚么腿事?(正旦唱)

    【伴讀書】我釵了無心插,眉淡了教誰畫?則我這軟怯怯的柔腸好教我撇不下,汗浸浸揾溫香羅帕。(云)則怕有人來么?(張瑞卿云)小姐,這早晚深夜時候,無甚么人,單只是小生在這里。(正旦唱)我正歡娛忘了把門扎,可擦的似有人來迓。

    (張瑞卿云)小姐你休慌,再無人來,不妨事。(正旦唱)

    【笑和尚】元來是王吉珰珰畫檐前敲鐵馬,元來是赤力力草堂中風吹畫,元來是忒楞楞騰宿鳥串荼蘼架。元來是各支支聲戛瑯玕竹,元來是明晃晃月射小窗紗,早唬的我戰欽欽把不住心頭怕。

    (張瑞卿云)小生久以后,若是得了官呵,金冠霞帔,駟馬高車,你便是夫人縣君也。(正旦云)你則休負了心者。(唱)

    【倘秀才】他大字兒將咱鎮壓,我恰才小膽的爭些兒唬殺。哎!你個撒滯殢的先生也那,假若是有人見,若有人拿,登時間事發。

    (張瑞卿云)小姐,天色將明了也。你回去罷。此恩此情,異日必當重報。(正旦唱)

    【滾繡球】劉解元你且在咱,我可是問你殢,(張瑞卿云)小生不姓劉,叫做張瑞卿。(正旦怒科)(唱)你在我根前,無那半星兒實話。(張瑞卿云)小生不敢虛言。(正旦唱)你看我恰例似浪蕊浮花。(張瑞卿云)小姐,小生實是張瑞卿。(正旦唱)他題的名姓兒別,語知兒差,空著我擔個沒來由牽掛,這個不識羞的漢子你是誰家?(張瑞卿云)小姐,我也不辱抹你。我若得了官呵,你便是夫人縣君也。(正旦唱)我和你初相逢,君子番罷,從此后我將這庵觀門兒再不踏。兀的不羞殺人不那!

    (云)敢問那壁秀才,那里人氏?姓甚名誰?困何至此?(張瑞卿云)小姐,咱兩上今日既然成其夫婦,還有甚么話說。小生姑蘇人氏,姓張名瑞卿。為因上朝取應,路從此洛陽經過。天色昏晚,到此庵中覓一宵宿。謝天地可憐見,幸遇小姐,成就這門親事。小姐,你可是誰家女子?通個來歷,使小生日后好來迎娶。(正旦云)妾身是這本處李府尹的孩兒,小字玉英。當年我父親被人人劾奏赴京聽勘,借了劉員外十個銀如今本利該二十個。劉員外來索討銀子,有這庵中劉道姑是保人。為因我無錢還他,劉員外要去官中告這劉道姑,追拷這銀子。我想來干他甚事,倒要帶累他吃官司。那劉道姑又說劉員外一心要我為妻,因此上約他在這玉清庵赴期。我今夜到此等候,不想遇著秀才,成了這場親事。既然我隨順了你,難道又去嫁他?我只專心一意等候著你便了。(張瑞卿云)元來是這等。小姐,小生也不曾娶妻哩。若到帝都闕下,但得一官半職,不敢忘了小姐的恩念,夫人縣君準是你的。小生如今取應去也。小姐,你有甚么信物,與我一件,權為定禮。(正旦云)你也說的是。秀才你曉得這鴛鴦被兒么?是我親手繡的,繡著兩個交頸鴛鴦兒。你如今收了去,久后見這鴛鴦被呵,便是俺夫妻每團圓也。(張瑞卿云)多謝小姐!小生收拾了這被兒。天色漸明,你且回去,小生便索登程也。小姐,則要你堅心守志者。(正旦云)秀才,你則休負了心!得官不得官,早些兒回來。(張瑞卿云)小姐放心,小生之心,惟天可表。(正旦唱)

    【黃鐘尾】從今后丹墀策試千言罷,彩筆題成五色霞。一舉鰲頭占科甲,秉笏當胸當胸立朝下。烏帽宮花數枝插,御宴瓊林醉到家。除授為官賜敕札。夫人縣君合與咱。那時我坐香車你乘馬,咱兩上穩穩安安兀的不快活殺。(下)

    (張瑞卿云)張瑞卿也,你是睡里夢里?誰想到這庵中,成了此一樁親事,又得了這鴛鴦被兒。若是小生得了官呵,必然完就這段姻緣,也不辜負了他十分美意。我如今不敢久停久住,上朝取應,走一遭去來。(詩云)宿契前生注,姻緣今日招。合成鶯燕侶,匹配鳳鸞交。(下)

    (小姑上,云)誰想小姐與劉員外約在庵中,說了一夜的話,撇得我孤眠獨自,不由我也不動心。我如今等不得師父回來,自做個主意,只在庵前庵后尋一個精壯男子漢去來。(詩云)劉員外做事胡為,李小姐私自偷期。我想來尋個和尚,也和他做對夫妻。(下)(劉員外上,云)甚么晦氣,做這等勾當!被那巡夜歹弟子孩兒把我拿到巡鋪里,一場好事不曾成的,倒吊了一夜。我著人去喚劉道姑去了,可怎生這早晚還不見來。(道姑上,云)昨夜晚間劉員外和李小姐成了親事,今日使人請我??稍鐏淼揭?,我自家過去。(見科,云)員外,你喜也!帽兒光光,今日做個新郎;帽兒窄窄,今日做嬌客??梢c貧姑換上換道服。(劉員外云)放你娘的臭屁!我幾曾見他來。(道姑云)你怎的吃食諱食?你不曾見,是我見來?(劉員外云)可不屈殺人!誰曾湯著他?(道姑云)你當面立著,抬起頭,張開口,吐出舌頭來,你說不曾,可怎么濕濕的?(劉員外云)把我口當他的屁眼。(道姑云)我昨夜晚間,我去人家點照去了。我著徒弟等著,你怎么不曾來?(劉員外云)我走到半路,被那巡更的歹弟子孩兒,把我攔住,道我是犯夜的,拿我巡鋪里去,整整吊了一夜,我委實不曾去。(道姑云)你不曾去這庵中,和小姐成了親事的,可是誰來?員外,我昨日分付徒弟說道,等員外來時,領你貧姑房里坐著,只等小姐來時,兩個成了夫婦,你不去可是那個造物低的來搶了去?(劉員外云)姑姑,既然昨夜李小姐來與別人成了親事,左右是個破罐子了。你如今去將小姐接到我家里來,一發永遠做夫妻。你若是圓成了我這件事,我依舊重重相謝你。你疾去早來。(詩云)展轉自尋思,定要娶嬌姿。(道姑詩云)只怕遇著巡更卒,打的屁支支。(同下)

    第三折

    (劉員外拿棍了同正旦上,云)這婦人好歹也!那一日我和你約定在玉清庵里赴期,我又不曾去,不知那里走將一個人來,你和他成了親事。我且問你,比如你見我時節,難道好歹也不問一聲?見說名姓不是我,你就不該隨順他了。我一口食將到口邊,被那饞弟子孩兒搶去吃了。這個也罷,我如今取你到家中,我又央及你,你百般的不肯順我,但見我說話,便低了頭。你看那不得人意的嘴臉!我這等標致動靜,你例隨順了我,也不辱抹了你。你真個不肯?我如今拿你跪著,看你肯也不肯!(正旦跪,做悲科,云)父親,兀的不痛殺我也。(劉員外云)他是個女兒家,見我手里拿著這粗棍了子,先嚇得怕了,也怎肯隨順我?罷!丟這輥子,小姐起來,我不打你,我斗你耍哩。(正旦起科)(劉員外云)小姐,我這嘴臉盡看的過,你便隨順我也好。你真個不肯?依舊跪者!(旦跪科)(劉員外云)這個歪剌骨!我千央有,萬央及,休說道是你,便是那劉道姑,他也肯了。你還不答應我一句,不肯便肯,定要討打吃!(正旦去)我至死也不隨順你!(劉員外去)好產好說。罷,倒要我跑著你,再與你磕頭。我的親娘,你答應我一聲,哦,真個不肯,我跪他做甚么?則除是等。你且起來。(旦起科)(劉員外云)你既然不肯隨順我,我開著這酒店,你與我管酒。有吃酒的來,你鏇酒兒,打菜兒,抹卓兒,揩凳兒,伏待酒的。若伏侍的歡喜便罷,伏侍的不歡喜我把你一條腿打做兩條腿!我為甚么打你?專打你這不依本分,誑騙平人,不近道理丑弟子孩兒!(下)(正旦云)我本是官宦人家小姐,何等受用快活,今日落在這里,受這般苦楚也呵!(唱)

    【越調】【斗鵪鶉】往常我在畫閣蘭堂,牙床翠屏,燭暗銀臺,香焚寶鼎,百色衣冠,諸般器皿。乍離普救寺,鉆入這打酒亭。你暢好是性狠也夫人,毒心也那鄭恒。

    【紫花兒序】今日遠鄉了君瑞,逃走紅娘,單撇下個鶯鶯。為家私少長無短,則得忍氣吞聲。(帶云)這也是我父親不是。(唱)分明那白紙上教我畫著黑字兒是怎么,倒留做他家憑證。卻將我宅院良人,生扭做酒店里驅丁。

    (云)我在這酒店門首站著,看有甚么人來。(張瑞卿上)(詩云)去日剛攜一束書,歸來玉帶掛金魚,文章未必能如此,多是家門積善余。小官張瑞卿,自到京都闕下,一舉狀元及第,所除洛陽為量,我要打聽李小姐的消耗,更改了衣服,在此私行。這是所酒店,我去買一杯酒吃咱。(入占科,云)兀那賣酒的,打二百長錢酒來。(正旦云)有酒,官人請坐,你慢慢的吃。官人,你要酒時,你喚一聲,我在別閣子里就送酒來。(下)(張瑞卿云)偌大一個酒店,不見個男子漢,怎么使著一個婦人賣酒?我看這婦人生的千嬌百媚,也不是個下賤的人。我如今只推要酒,喚將來問他咱。賣酒的,再打酒來。(正旦上,云)官人再要多少酒?(張瑞卿云)酒也要吃。動問小娘子,敢不是賣酒的人?(正旦云)官人怎生知道?我可知不是賣酒的哩。(張瑞卿云)我道小娘子中注模樣,不是受貧的,為甚么在這酒店中替他賣酒,伏侍往來的人?你慢慢的說一遍,小生試聽咱。(正旦唱)

    【小桃紅】則俺祖宗積世有聲名,三輩兒為參政。(張瑞卿云)哦,原來是宦家。你父親如今那里去了?(正旦唱)俺家君一生正直無邪佞。惹人憎,如今勾赴尚書省。(張瑞卿云)你父親這一向也還做官么?(正旦唱)官封左丞,告辭老?。?張瑞卿云)如今你父親去幾時了?(正旦云)怎知他數載不回程。

    (張瑞卿云)小娘子。你父親也差了,當初則可著你嫁人,因何教你賣酒那?(正旦云)官人不嫌絮煩,聽妾身再說一遍咱。(唱)

    【調笑令】說著呵怎聽,那潑書生,呀,蓋世里全無他不志誠。(張瑞卿云)這秀才也有好的么。(正旦云)如今這秀才家一個個害了傳槽病,從今后女孩兒每休惹他這酸丁。(張瑞卿云)元來小娘子也曾有夫主來?(正旦唱)都是些之乎者也說全成。我道來可是者么娘七代先靈。

    (張瑞卿云)當初有三媒六證,花紅羊酒,娶小娘子來,可怎生在這里就不來顧你?(正旦唱)

    【耍三臺】當初也無紅定無媒證,(張瑞卿云)這等怎生成親來?(正旦唱)做的來藏頭漏影,知他是今世是前生,總則我紅顏薄命。真心兒待嫁劉彥明,偶然間卻遇張瑞卿。(張瑞卿背云)奇怪,道著小官的名諱。此事必然暗昧。我再問他。(回云)當初可是誰作成你來?(正旦唱)當是初是那撮合山的姑姑,(張瑞卿云)小娘子可是誰那?(正旦唱)送了這望夫石的玉英。(張瑞卿背云)他說的正是我,我如今一發問他咱。小娘子,當初成親,那人姓甚名誰?他如今可往那里去了?(正旦唱)

    【圣藥王】去了俺那丑生,撞著俺這短命。(張瑞卿云)如今這酒店是甚么人的?(正旦唱)他是個放錢舉債的愛錢精。(張瑞卿云)你可為甚么到這里?(正旦唱)他使弊幸,使氣性,無錢踏著陌兒行,推我在這陷人坑。

    (張瑞卿云)小娘子,他必然要圖謀你,敢是不隨順,他這般折倒你來么?(正旦唱)

    【麻郎兒】動不動掂折我腿脡,動不動打碎我天靈。著去處依著便行,教釃酒,愿隨鞭鐙。(張瑞卿云)小姐受他這般凌辱,你便隨順他也罷了。(正旦唱)

    【幺篇】我可也不曾,半星也不動情,則由他法外施行。(張瑞卿云)你為何不隨順他?(正旦唱)我便死呵是張家婦名,怎肯踹劉家門徑?

    (張瑞卿云)哎,你元來這里這般受苦。小娘子,你便是李府尹的女孩兒玉英么?(正旦云)則我便是李府尹的女兒,你怎么認的我來?(張瑞卿云)妹子,你那時小也。我一向出去游學,將近二十年不曾回家,今日才見得你。妹子,你可為甚么在這里受那苦楚來?(正旦云)哥哥不知。當日父親赴京去,缺少盤纏,央玉清庵劉道姑問劉員外借了十個銀子,那文書上著我也畫一個字兒。我父親許久不回,本利該還二十個銀子。劉員外索討,那道姑是保人。因我無銀還他,劉員外要去官中告這道姑,追拷銀子。那劉員外和道姑說,要我為妻,就將這二十個銀子做了財禮,我只得約他在玉清庵赴期。當夜晚間就去,不曾遇著員外,遇著一個秀才張瑞卿,成其夫婦。那張瑞卿上朝進取功名去了,劉員外取我到家。我想來一馬不背兩鞍,雙輪豈輾四轍?我至死也不隨順他,因此上罰我在這酒店中賣酒。哥哥,你救你妹子咱!(張瑞卿云)元來是這等。你放心,都在你哥哥身上,你與我喚出劉員外來。(正旦云)員外,你來!有我哥哥在這里。(劉員外上云)是誰喚我?(見科,云)如何受不過苦楚,不怕他不隨順我。我買歡喜團兒你吃。(正旦云)我哥哥要見你。(劉員外云)你哥哥在那里?(正旦云)則這個便是我哥哥。(劉員外云)怪道你兩個廝像,兩個鼻子一般般的。(張瑞卿云)則這個便是劉員外?我這妹子借了你家多少銀子?(劉員外云)借了我十個銀子,如今本利該還二十個銀子。(張瑞卿云)二十個銀子打甚么不緊?都是我替妹子還你。(劉員外云)大舅,你知么?他父親許了我為妻來。(張瑞卿云)既是這等,準備羊酒花紅,三日之后,重來娶他,才是正理。(劉員外云)若是這等,你是我的大舅子哩。這二十個銀子,我也不要你還了。下次小的每安排酒來,請舅子吃三鐘。(張瑞卿云)不必吃酒,妹子且跟我回家去來。(正旦云)慚愧!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收尾】俺哥哥替還了原借銀十錠,兩事家臨危自省。第一來把俺這親兄長好看成,第二來將俺那俊男兒奈心等。(同下)

    (劉員外云)誰想是我大舅子,他是個好人。我到三日之后,安排著牽羊擔酒,直至他家問親去。那時娶到家中,難道還不隨順我哩。(詩云)準備做夫妻,宰狗田雞。洞房花燭夜,全憑大掛槌。(下)

    第四折

    (張瑞卿同正旦上,云)誰想在酒店中認了妹子。我問你咱,妹子,你端的少劉員外銀子也不少?(正旦唱)

    【雙調】【新水令】這洛陽城劉員外他是個有錢賊,只要你還了時方才死心塌地。他促眉生巧計,開口討便宜??傪埬銤姽穷B皮,也少不得要還他本和利。(張瑞卿云)妹子,俺父親借他銀子,須待俺父親來還。你不肯嫁他,也由得你。(正旦唱)

    【步步嬌】只為那舉債文書我畫的有親筆跡,因此上被強勒為妻室。這真心兒誓不移,情愿方打千敲受他磨到底。今日留得個一身歸,謝哥哥肯救我親生妹。

    (張瑞卿云)妹子,你看些茶湯來我吃。(正旦云)理會的。(下)(張瑞卿云)我把這鴛鴦被兒鋪在床上,我推吃酒去,他見這鴛鴦被自然知道了也。(做鋪被科)(正旦捧茶湯上,云)哥哥吃茶咱。(張瑞卿云)妹子,我如今吃酒去也。投至我回來,你將這被臥兒鋪陳卞,則怕我醉了呵要歇息。你記者。(下)(正旦云)。哥哥飲酒去了也,投至得哥哥回來,我與他鋪下這床鋪咱。(做鋪床科)(唱)

    【雁兒落】則也這行裝特整齊,書舍無俗氣?,幥俦谏蠎?,寶劍床頭立。

    【得勝令】呀!我與你搭起綠羅衣,鋪開紫藤席。繡枕頭邊放,香衾手內提。索甚么疑惑,這是我繡來的鴛鴦被;可不是蹺蹊,誰承望這搭兒得見你?(云)好是奇怪,這被兒原是繡來的,是我與張瑞卿來,可怎生得到俺哥哥手里?待他來家時,我試問他波。(張瑞卿做醉科上,云)我醉了也。妹子在那里?(正旦做扶末,云)哥哥有酒也,吃甚么茶飯?(張瑞卿云)妹子,甚么茶飯都吃不了,我醉了也。(正旦唱)

    【沽美酒】則他這酸黃齏怎的吃,粗米飯充饑,怕哥哥害渴時冰調些涼蜜水。我玉英有句話兒敢題?(張瑞卿云)妹子有話,但說不妨。(正旦唱)問的我陪著笑賣查梨。

    (旦笑科)(張瑞卿云)你說便說,只管笑的?(正旦唱)

    【太平令】若問哥哥休諱,這鴛鴦被委是誰的?(張瑞卿云)是我的妹子與我的。(正旦唱)除妹子別無甚妹子,除哥哥別無甚兄弟。我玉英呵世做的所為,這里,便跪膝,則鴛鴦被要知根搭底。

    (張瑞卿云)這被兒你問他怎的?(正旦云)哥哥,這被兒原是我的來。(張瑞卿云)是便是,你認的我么?(正旦云)我不認的你。(張瑞卿云)則我便是張瑞卿!(正旦云)則被你殺我也!枉叫了你這三日哥哥!(張瑞卿云)我還你十日姐姐。我關上這門,我與你陪話咱。(飲酒科)(正旦云)張瑞卿,我今日與你相會,兀的不歡喜殺我也!(劉員外上,云)今日三日了,我到李家問親事咱??稍跎P著這門?我蹅開門來,好也!你兩個做的好勾當!這個是我的老婆!(張瑞卿云)這個是我的老婆!(劉員外云)倒是你的老婆?你冒認親兄,強賴人妻,我和你見官去來!(同下)(李府尹引張千上)(詩云)三年待罪漢西京,重許衣冠返洛城。寄語待臣休望幸,早伸冤氣到長平。老夫李彥實,被左司家奏劾不實,已遠遠的貶竄去了。著老夫仍為河南府尹,敕賜勢劍金牌,一應貪官污吏,準許先斬后聞。如今來到洛陽地面。張千,是甚么人吵鬧?與我拿將過來!(張千云)理會的!拿過來!(跪科)(劉員外云)老爺可憐見,與小人做主咱。(李府尹云)兀的不是我女孩兒玉英?(正旦云)兀的不是我父親?(李府尹云)你怎生在這里?(正旦云)父親你去時問劉員外借了十個銀子,本利該二十個銀子,無的還他,他強逼我為妻。父親與我做主咱!(李府尹云)這個是誰?(正旦云)父親去家之后,您孩兒自許了親事,與他為妻。(張瑞卿云)小官是張瑞卿,新除本處縣尹。(劉員外云)好也,你兩個官官相為,我死也。(李府尹云)有這等事?張千,取大棒子過來,將劉員外先責四十,再送有司問罪。(張千打科)(正旦唱)

    【錦上花】這廝倚恃錢財,虛張聲勢。硬保強媒,把咱凌逼。重則鞭笞,輕則罵詈。難道河有澄清,人無得意。

    【幺篇】當時曾受虧,今日也還席。大小荊條,先決四十。再發有司,從公擬罪。錢呵通神,法難縱你。(李府尹云)張瑞卿和老夫同到宅中。今日是個吉日良辰,與女孩兒永遠為夫妻。一面殺羊造酒,做個慶喜的筵席。(做到宅,張瑞卿同正旦拜成禮科)(正旦唱)

    【清江引】想人生百年能有幾,要博個開顏日。父子共團圓,夫婦重和會,這便是出尋常天大的喜。(李府尹詩云)賊徒唬嚇結良緣,號令沉枷在市廛。欠錢索債雖常事,倚富欺貧豈有天?新婚今朝為令尹,老夫依舊得生旋。殺羊造酒排筵宴,夫榮妻貴喜團圓。

    題目金閶客解品鳳凰蕭

    正名玉清庵錯送鴛鴦被

    作者介紹
    [挑錯/完善]
    未知作者的名句
    你可能喜歡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雜劇·玉清庵錯送鴛鴦被古詩原文-未知作者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wmhg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波多野吉衣无码欧美在线观看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